<tt id="sug0o"></tt>
<rt id="sug0o"><small id="sug0o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sug0o"><small id="sug0o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sug0o"><center id="sug0o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sug0o"><center id="sug0o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sug0o"><small id="sug0o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ug0o"><center id="sug0o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sug0o"><small id="sug0o"></small></acronym>
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致富經> 正文
他用私房錢 留住南飛雁 天上地下都賺錢
發布時間:2019-01-24 16:33:390

央視網消息:他是一個愛藏私房錢的男人。2013年,他瞞著妻子,帶著60萬元私房錢,鉆進深山,要干一件當地人既不認可也從來沒有干過的事情——養大雁。他要改變大雁南飛的習性,讓南飛的大雁留在北方過冬。他從不按套路出牌,有人買,他卻不賣,他到底圖啥?他還要靠大雁,天上地下都賺錢??春颖北6◥鄄厮椒垮X的李玉棟,到底是如何狂野賺錢?


大雁南飛是天性,可他卻能指揮大雁留在北方過冬。
號令大雁的本事讓當地人都稱奇,全國各地很多游客慕名來參觀??纱蠹襾砹丝吹降木谷皇沁@樣。
大家的第一反應是覺得被騙了。
游客:這哪是大雁呀,我覺得這個是鵝呀。我看著這像鵝一樣,這怎么能飛呢?
游客:應該有些能飛,有些不能飛吧?
面對游客的質疑,李玉棟卻顯得氣定神閑。
主人公李玉棟:咱們試一下,讓它們飛一下。
李玉棟一聲號令,原本一動不動的大雁,卻飛了起來。檢驗大雁是否“是雁而非鵝”的一個基本標志,是大雁必須能飛起來。
李玉棟:你看這個,比較聽話,大雁它主要是讓它飛,不然跟家鵝不就一樣了。
朋友 石新社:好像一個挺神奇的事情。
李玉棟賺錢有招,市場上一只人工養殖的大雁賣200多元,可他卻將自己養的一只大雁賣出1000多元錢,年銷售額達300多萬元。而他還不滿意,他不僅讓大雁在天上賺錢,還要土里再生金。那么,他是怎么讓原本南飛的大雁留在北方過冬,又是怎樣靠大雁天上地上都賺錢的呢?
李玉棟養殖的這種大雁叫鴻雁,野生鴻雁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,人工馴養需要有野生動物馴養繁育許可證和野生動物經營許可證。


記者在采訪時,看到意外的一幕。
李玉棟:啊呀,這又死了一個。
李玉棟趕緊過去檢查。
攝像記者 張天:什么時候死的?
李玉棟:剛剛飛的時候,飛起來的時候撞死了。
記者:這怎么死的?
李玉棟:飛起來的時候,因為我這里環境面積比較小,所以有時撞在山上,撞擊力特別大。把脖子、有時腦袋可能里邊出血,你看眼睛就能看出來。
李玉棟為什么非要在這山溝里馴飛大雁呢?


李玉棟:為了增強它肉的品質,所以每天都馴飛一次。不能飛的就便宜,能飛的就價格高,能飛的大概六七百,但是傷亡率特別大。
盡管傷亡率較大,但李玉棟注重品質,仍堅持在山地給大雁馴飛。市場上人工養殖一只不能飛的大雁賣200多元錢,而能飛大的大雁最貴能賣600多元一只,李玉棟就是想賺這個錢。
大雁善爭斗。群居時,通過爭斗確定等級序列,勝利者有優先采食、交配的權力。
大雁警惕性比較高,一般很難接近。李玉棟卻想出了個辦法,這不,一下子就抓住了。
就在給記者近距離展示大雁時,李玉棟卻遭到了大雁的襲擊。
李玉棟:我得跟著它轉。
記者:哎呦,別咬著手了。
李玉棟:不行不行攻擊力相當強,你看,它生氣了。
記者:它發出這個聲音。
李玉棟:它要攻擊,蛇攻擊的時候他也發出次次的聲音。
記者:它這么兇嗎?
李玉棟:現在穿的衣服厚,要是夏天把皮膚都擰紫了。
大雁屬雜食性水禽,喜歡吃小魚、小蝦。大雁嘴甲比較寬厚,您看這兒,就連舌頭上也有一圈白色的小刺,咬著東西就不放。
李玉棟:它咬著不放,你說它擰,我比它還擰,所以我這么執著干下去。
大雁很擰,李玉棟也很擰,認準的事就要一直做下去,可李玉棟為什么偏偏要去養大雁呢?
李玉棟曾經在河北保定、涿州做建筑生意,一年能賺300萬元左右,除了補給家用,李玉棟還愛藏私房錢。
李玉棟:就是說每月除了各種開銷正常運轉的,今天攢一百,明天攢一千,慢慢攢了。留了這么點錢,私房錢,哈哈哈。


說道私房錢,李玉棟就笑得合不攏嘴。
2013年,李玉棟藏了多年的錢可算派上了用場。
這個人叫趙金兜,曾在河北跟著李玉棟做生意,但2013年,李玉棟突發心梗作手術后,他帶李玉棟來到自己滿城區劉家臺鄉轉轉,誰知無意間的一句話卻讓李玉棟動了心。
村民 趙金兜:我就說李總,你是不是到我們那去看看去,能不能投資,看看能不能搞一點項目,讓李總來,讓咱們村里的人富起來,也算是開玩笑吧。
趙金兜的玩笑話,李玉棟卻當了真,他一來就看中了這片山地。
李玉棟:就決定買了,我認準的事情我就敢干,我也不去考慮后果。
李玉棟說干就干,第二天就拿著合同和現金來村里讓趙金兜幫忙找農戶流轉土地。
三天時間,李玉棟共簽下24份合同,花了多年積攢的60多萬元私房錢,流轉了4000多畝山地。當時,她的妻子卻對這一無所知。
李玉棟的妻子 張蘭芬: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花了多少錢,到底有都少畝地?
李玉棟:我如果讓我妻子知道不跟我吵翻天,我是第二年沒回去,問我干什么,我才告訴她。


李玉棟瞞著家人,用多年的私房錢流轉了這片山地。更讓人意想不到是,他養起了一個當地人之前見都見過的東西——大雁。
村民 趙金兜:見都沒見過大雁,更別說養了。
村民 李小鳳:他養了大雁之后,我們這個村才知道大雁是什么樣子的。
村民 趙喜萍:你要去看看了才知道大雁是什么樣子的。
李玉棟在網上查閱了解到,大雁在我國是剛剛開始馴養的特禽,在沿海各城市都有很大的消費市場,李玉棟就是看中了這點。
李玉棟:你看周圍現在沒有人養,所以就沒有人跟我競爭,我必須得抓住這個商機,這也是我最大的財富吧。
李玉棟如意算盤打得響,覺得越是稀奇的東西,越賺錢,可他沒想到意外卻頻頻發生。
李玉棟:養這個大雁是一種吉祥物,鴻運當頭,鴻雁傳說,沒想到鴻運沒來,一下把我砸慘了。
2013年4月,李玉棟以120元的單價,從外地引進200只鴻雁的子二代。夏天時,李玉棟把大雁放養在山上吃草,省時、省力還省錢??绅B了沒多久,李玉棟就發現不對勁兒了。
李玉棟:這鴻雁是候鳥,一般到九月份它就遷徙遷到南方,因為咱們這過不了冬天。
因為北方冬天氣溫低,大雁很難熬過冬天,剛開始養就死了一半,這讓李玉棟怎么也沒想到,養雁不成,反賠錢。
李玉棟:那一批是幾百只呀,都心疼死了。原來是想比較簡單,沒想到這么復雜,不過再復雜,我也想把他堅持下去。
李玉棟不甘心,2014年4月,他又從外地購進了200多只鴻雁的子二代。那么,他急需解決的第一個問題,就是讓這些大雁留在北方過冬。
李玉棟:這是喂大雁吃這個,你看人都能吃。
吃米糠、吃白菜、吃瓜?您瞧瞧李玉棟這高興的樣子。
李玉棟:你看這個就是喂大雁的,他自己就吃了。
正是這種瓜幫了李玉棟大忙。別看這瓜外表像西瓜似的,可您瞧瞧里面。
李玉棟:你先嘗嘗,你嘗一下,這個味道像什么?
記者有些質疑,也嘗了嘗。
記者:脆脆的,冬瓜?
李玉棟:對,冬瓜,這個蛋白很高,一天喂一次補蛋白。
這種瓜是李玉棟在山上找到的野生品種,李玉棟請教專家、并做實驗后,發現這個瓜蛋白含量高,決定用這種瓜當做冬天的輔料。李玉棟通過在冬天增加精飼料,豐富大雁的營養,提高大雁羽毛更替速度,大雁絨越厚,它們就越不怕冷。
解決了大雁在北方過冬的難題,可怎么養出能飛的大雁才是他大雁身價翻倍,年賣百萬的關鍵。
李玉棟:你猜猜哪一只價格要高一點?
記者:要我我肯定買大的。
李玉棟:你看這個雖然體型大,但是賣的價格不如這個高,因為它是天天飛,這個就等下一批(馴飛)價格就上來了。
記者:能飛不能飛差別這么大嗎?
李玉棟:對,肉質不一樣。
除了肉質不一樣,在外形上也有差異。
李玉棟:你看馴飛過和沒馴飛過的區別還是很大的。這個羽毛特別貼實,特別光滑,密度也大,像飛機翅膀差不多。這個毛就不貼實,不光滑,炸毛,老百姓都說炸毛炸起來。你有好的體型,價格才會高。
李玉棟覺得,不能飛的人工養殖大雁當時市場價格也就200多元一只,能飛的人工養殖的大雁即使賣600多元還有人覺得買得值。為了能夠將大雁賣到高價,李玉棟想出了一個辦法。
這條路是大雁每天早上8點必須要走的路,也是李玉棟讓大雁身價倍增的秘訣所在。


李玉棟:上山了,習慣了,每天都是上山知道了怎么走了。
李玉棟的養殖基地大面積都是山地,不利于大雁起飛助跑。李玉棟每天早上就逼著大雁上山鍛煉,既加強運動減肥了,又有了助跑場地方便馴飛。
李玉棟:習慣了,你看這個平底,它就自動往下飛,大雁是比較有紀律性的,一般前面的飛了,后面會跟著飛。
有了助跑場地,就是不想飛的大雁也被逼著飛了起來。大雁倒是飛起來了,可他不怕大雁飛走了不回來嗎?
村民 趙雷明:前幾天我看見過一回,從山上又轉著飛回去了,飛回大西溝了去了。
村民 劉振來:按說都是上午的時候跑出來,但是半會就回去了。你不用管,他自己就回去了。
大雁飛出去不奇怪,奇怪的是他的大雁還會按時回來。李玉棟又是怎么馴化的呢?
下午四點,李玉棟開始給大雁喂食。
李玉棟:它們就過來吃了,你站在這里,它不會過來,相對起來有野性。
大雁生性敏感,警惕性高,一般在安全情況下才會進食。記者在一旁遠遠觀察。


記者:那個走在最前面,開始吃飯的是領頭雁嗎?
李玉棟:對,那個是領頭雁,它吃了就陸續跟著過來了。你看那個走在前面的一般就是領頭雁,只有它吃了,后面陸陸續續就會有大雁來吃。
大雁看似是一大群一哄而上,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它們很講規矩和秩序。
記者:你看很有秩序地在吃飯。
李玉棟:一般排隊,總有一個大的。
大部分都是公的在前面。
保定職業技術學院 禽類副教授 郭永勝::這個領頭雁大部分都是公雁,它的體形比較健壯,昂首挺胸,因為它是國王,所以它就傲視群雄,所以我們一般情況就能看出來。
經過反復觀察,李玉棟發現這么多大雁并不是只有一個領頭雁,而是在每個雁隊里有一個體型較大的當做領頭雁,而且大部分領頭雁都是公雁,可大雁一般怎么區分公母呢?
李玉棟:母的脖子短,公的脖子長,而且頭也比較大,母的這個包小一點,公的這個包比較大,每天都在捉摸怎么去分辨。
李玉棟經常針對公雁,加強訓練。
李玉棟:形成習慣,每天和它斗,野性很大,你看它跟著跑,用腳踹,翅膀打 。
李玉棟養殖的大雁很兇,但他又能讓大雁聽指揮。
李玉棟:坐下。
記者:聽你話坐下了。
李玉棟:是,比較聽話,你看這個。
記者:那你的雁到底是聽話還是難馴呀?
李玉棟:啊哈,確實不好馴。每天我是考慮它各種生活習性,有時候我會蹲在那邊觀察它。
大雁難馴,可李玉棟卻肯花時間、動腦筋培養他和大雁間的默契。
模擬野生環境,定時定點的喂養,李玉棟讓大雁在每天早上放飛后能夠準時飛回來。
保定職業技術學院 禽類副教授 郭永勝:關鍵我們給它創造了模擬它野生的條件,我們人工馴養就是要改變這種天性,讓它一年四季我們都能養下來。大雁它的認巢性很強,如果它的生存環境,它感到很適合自己的話,他就不會遷徙了。
讓原本要南飛的大雁在北方過冬,留住大雁,對李玉棟來說,就留住了千萬財富。
李玉棟:我養這個大雁,它。本來能飛,它給我做了無形的廣告。有時候從村里一打聽,他們會過來,特意過來看一眼。
聽說李玉棟有指揮大雁的本事,很多游客都去參觀,還吸引來一些外國游客。
孟加拉游客 蘇賀:在中國沒見過,我老家孟加拉有見過。


這不,還有游客現場體驗抓大雁。
游客們玩得開心,但當有游客提出要買大雁時,李玉棟卻不賣。
李玉棟:一般大雁三到六個月就可以上市,現在九個月了,我還要養著它。我留著它還要給我創造更大的利潤。明年這一只大雁我能有1000多元的利潤。
有人買卻不賣,還要等價格翻倍,一只大雁要賣到上千元。李玉棟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呢?
李玉棟養殖的大雁產蛋期一般在每年2月中旬到5月底,這段時間他賺錢的好時候。
李玉棟:大雁產蛋第一顆的時候我都會拿起來說,哎呀這是個處女蛋。
看李玉棟笑得這么開心,您就知道這蛋很值錢。
記者:這一枚蛋多少錢?
李玉棟:最少30元錢,產蛋率相當低了產蛋率比較低,第一年產八個蛋,第二年產能產20個蛋,所以產蛋量比較少。這個是每年只產這么些。
因為量少,大雁蛋價格就高。借助燈光,我們看到用于孵化大雁蛋內部有一部分紅色的血絲,這就是胚胎,這是李玉棟用來孵化的大雁蛋。而對于出售的商品蛋,李玉棟更是賺錢有招。


李玉棟:這個如果是無精蛋的話,吃的也行,做美容也可以。每年都做幾次實驗,我感覺我皮膚還可以,哈哈快60的人了,還可以。
話還沒說完,李玉棟就現場做起了面膜。
記者:你怎么想起來用這做美容呀?
李玉棟:我看愛美的女士用雞蛋做美容我說我也試試。我每年做兩次實驗,我感覺還可以,有點自信啊。我平時也不愛打扮,我為了做這個試驗,感覺效果挺好的,所以也讓我周圍的朋友們試。下一步準備把蛋清做成面膜。下一步準備開發利用,把這個蛋清再深加工,做成面膜,能增加它的附加值。
為了增加附加值,多養一年大雁,成本不到100元,李玉棟卻可以得到28多枚蛋,一枚蛋賣30元錢。一只大雁光賣蛋,就能賣到800多元錢,再加上馴飛后的大雁,一只大雁就能賣上千元錢。
經銷商 張悅:這個口感也比較不錯,這次拉的少一點,平時一般10多箱,這個東西比較稀罕,而且口感也很好,在我們那也特別好賣。
李玉棟讓大雁在天上把錢賺了,可他還不滿足,他還要讓這4000多畝山地土里再生金。
李玉棟:純野生的現在都不讓吃。
記者:哎呀,
李玉棟:這是拉的屎。
李玉棟癡迷自己養的大雁,連大雁把糞便拉在褲子上,他還高興地不??滟?。
李玉棟:這也是寶貝呀,寶貝呀,大雁渾身都是寶。
大雁的采食量很大,糞便產量大,雁糞可以制成優質肥料,李玉棟變糞為寶,一舉多得。
李玉棟:你看我養大雁最少一舉兩得,他滿天就在這里轉,有的時候空中巴拉拉個糞,有的落到樹底下了,所以咱們這4000多畝山地,所以它圍繞這一片轉,也施肥了,也除草了,成本降低了很多,天上地上都能賺錢。
李玉棟說養大雁一舉多得,既可以上山除草,又可以給樹施肥,節省很多成本。
李玉棟是從2014年初開始在山上種樹,他規劃了自己的財富計劃
李玉棟:計劃十萬多棵樹,如果把這十萬棵樹種完了,一年至少十萬斤果,一斤十塊,十斤就是一百萬,一般大樹都是三四十斤,所以以后利潤還是很可觀的。
五年時間,李玉棟每年都會聘請當地村民來山上種樹,種了桃樹、李子等果樹,到記者采訪時,他已經栽種了四萬多棵果樹。
李玉棟一邊養大雁一邊種樹,就是想要把這片山打造成一個循環經濟體,天上地上都賺錢。
隨著人們對大雁營養價值進一步的認知,品嘗大雁的人也越來越多。目前,李玉棟還與當地的很多酒店進行合作,推出大雁系列菜品,深受消費者喜愛。


酒店經理 李志遠:我們會以大雁菜為主打,肯定會吸引更多的客戶進來。
2016年,李玉棟還與保定市的一家農貿市場達成合作,將大雁真空包裝,在線上和線下同時銷售。
合作人:通過電商銷往各地銷往世界各地。
2018年,李玉棟通過與餐館、農貿市場合作,年銷售額達300多萬元。一個人,一片 山,一群雁,這是李玉棟現在生活的全部,他正朝著他的目標繼續前行。
李玉棟:第一個站出來的永遠是領頭雁,我也想跟領頭雁一樣,站出來,不想去失敗,想走下去,想干得更好!
來源:央視網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
75秒时时彩平台